北京醫藥行業協會
聯系我們 | 加入收藏 | 協會地址 | 相關鏈接
歡迎光臨 2020/5/7 15:23:19
網站首頁 關于協會 協會動態 政策法規 京藥快訊 行業動態 國際資訊 經濟分析 專題論述 為您服務 培訓報名 分會園地 社會組織
工作專欄
  當前位置:首頁>>專題論述>>醫藥論壇
處方外流規模到底有多大?
 

處方外流規模到底有多大?

  醫藥網11月12日訊 9月初,全國首個省級電子處方信息共享平臺在甘肅省全面啟用,該平臺由省衛健委牽頭,聯合專業第三方處方共享平臺技術搭建方共同建設。
 
  目前,該平臺已經在省級8家公立醫院、各市州三級公立醫院、全省區域綜合醫改試點縣(區)部分二級公立醫院開展試點,2020年將在全省二級以上公立醫院推廣應用。從某種意義上來看,該平臺的全面啟用,打開了我國省級政府推動處方外流的閘口。
 
  粵桂遼推進力度最大
 
  其實,早在2018年4月28日,國務院辦公廳已印發《關于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國辦發〔2018〕26號),文件中提到:探索醫療衛生機構處方信息與藥品零售消費信息互聯互通、實時共享。
 
  2018年5月以來,據不完全統計,約有16個省相繼發布類似文件,梳理發現,廣東、廣西和遼寧三個省份政策推進力度較大,均明確提出:推廣處方流轉平臺,且可以委托第三方參與處方流轉、藥品物流配送,典型代表為易復診梧州模式。其他省仍處于“探索醫療衛生機構處方信息與藥品零售消費信息互聯互通、實時共享”的試點階段。
 
  眾所周知,我國政府鼓勵處方外流的主要原因是破除“以藥補醫”機制,讓醫院回歸醫療屬性,實現醫藥分開、合理用藥,減輕患者藥費負擔。
 
  伴隨著國家醫保局的成立,加上DRGs支付改革、“零差率”“藥占比”、耗材“零差率”、輔助用藥目錄等政策深入推進,醫院藥品銷售額逐年放緩,醫院藥房已經從原來的利潤中心轉變為成本中心,公立醫院不再主動控制處方外流。同時,推動醫院處方外流也已成為本屆政府以人民利益為中心、深化醫療體制改革、滿足人民健康需求的重要施政目標。
 
  外流70%規模超2000億元
 
  由此可見,處方流轉已經成為大勢所趨,先期流轉的藥品以門診用藥為主,包括常見病、慢病用藥、新特藥、腫瘤藥等。雖然一些新特藥和腫瘤藥已納入醫保,但實際操作中仍面臨“進院難”問題。一方面是因為“藥占比”指標約束,很多公立醫院為了完成“藥占比”,盡量減少采購新特藥和腫瘤藥等高值藥品;另一方面,這些藥品存儲成本較高,尤其是高值靶向制劑、單克隆抗體等特供冷鏈藥品需全程冷鏈管控,長期存儲這些藥品會增加醫院存儲成本。若財政補償不到位,或醫療服務價格不能及時調整,醫院就不會采購這些藥品,因此,這些藥品可能會優先處方外流。
 
  根據2014-2018年《中國衛生和計劃生育統計年鑒》,2013-2017年我國門診藥品銷售金額呈現上升趨勢,從2013年的1975.7億元增加到2017年的2810.7億元,由于數據增長趨勢呈現線性變化,因此,可以建立線性預測模型y=209.18x + 1799.2,R2=0.99,擬優度較高。利用該模型計算2013-2017年數據誤差率,最大1.7%,最小-0.6%,平均約為1%,預測精度較高。
 
  事實上,處方外流規模取決于地方政府推進力度、醫保支付政策、院外零售藥店承接能力等因素,但可以醫院門診處方金額的適當比例進行估算,如以10%、30%、50%和70%可估算2018-2020年處方外流金額,具體數據如圖所示。
 
 
  由此可知,即使門診處方外流比例為10%,2018年處方外流金額也能達到300億元,若到2020年處方外流比例達到70%,那么處方外流金額可達到2430.8億元。根據米內網數據顯示,2018年藥品零售終端銷售額3919億元,年均增長速度約為7.5%,由此可預測2020年藥品零售市場可達到4529億元,而處方外流金額則可達到整個零售市場的54%左右。
 
  處方外流仍存壁壘
 
  在實踐操作中,處方外流仍存在一定的壁壘,主要有三個方面:
 
  一是院外藥房能否和醫院一樣實現醫保報銷。目前,院外藥房只能用個人賬戶醫;鸹颥F金支付,而醫院門診藥房超過起付線后可以按比例報銷,因此,如果處方外流部分不能夠用醫;鹬Ц,則會成為處方外流最大的障礙,何況城鄉居民醫保已經取消個人賬戶,僅靠城鎮職工個人賬戶和患者現金支付,處方外流規模必然會大打折扣。
 
  二是社會零售藥店的現狀是多小散亂,多數還不具備承接處方外流的能力,自身藥學服務能力不足和運營效率較低導致這些藥店難以承接處方外流。DTP藥房理論上可以承接處方外流,一些大型藥品流通企業正在積極布局,如國藥控股、上海醫藥和華潤醫藥等已經開始新建或收購DTP藥房,一些大型連鎖藥店也開始向DTP藥房轉型,但數量有限。其他企業正在進入處方外流市場,或者新成立DTP藥房,或者與傳統連鎖藥店合作,進行升級改造,如九州通和步長合作,叮當快藥和醫聯合作。
 
  三是伴隨著全國集采穩步推進,醫院的藥品中標價格可能比藥店更便宜,反而導致處方回流到醫院。另外,即使藥店加入全國集采序列,但是由于缺乏執業藥師和必要的藥學服務設施,以及中標藥品較低價格空間,導致藥品廠家缺乏積極性開展動銷,藥店缺乏有效方式吸引患者,難以為患者提供增值藥學服務,可能無法承接這部分藥品的處方外流。事實上,一些習慣了廠家動銷模式的傳統藥店,還未找到一種合理、有效的承接處方外流的模式。
 
  由此可見,目前處方外流只是打開了政策通道,而產業鏈上下銜接、各利益方盈利模式以及運營模式還會在實踐中慢慢摸索,患者也要適應這種模式。在政策推動、市場格局變化中,那些積極主動承接處方外流的零售企業,會通過不斷試錯找到處方外流承接方式和盈利模式,其他傳統零售企業可能會在等待中慢慢失去處方外流的市場機會,最后可能會黯然退出藥品零售市場。
(2019/12/16 15:09:37  醫藥經濟報    閱讀3235次)

北京醫藥行業協會 公眾號

Copyright 2003-2016 percentred by Beijing Pharmaceutical Professiion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醫藥行業協會 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ICP備案號:京ICP備11016038號

20选8快乐十分开奖结